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好心人幫幫我們一家吧

发布时间:2019-11-08 22:08:01

“好心人,帮帮我们一家吧”

编者按

他28岁,帮人修房时不幸摔成了截瘫;她26岁,苦苦支撑着可怜的一家老小昨天,她向本报写来了求援之信—— 龙海市九湖镇蔡坑村村民徐海山,在帮堂叔修建房子时不幸摔成高位截瘫,快一年了,他一直瘫痪在床,生活不能自理原本是开开心心的帮忙,却不曾想会给自己带来灾难…… 徐海山的母亲天生弱智,父亲已经65岁了,靠做点小工维持生计徐海山家中还有一个不到两岁的女儿嗷嗷待哺为了给他治病,家里已是债台高筑……26岁的妻子陈荷莲苦苦地支撑着这个家

灾难降临丈夫摔成了高位截瘫

陈荷莲告诉,去年10月底,丈夫徐海山帮堂叔修屋顶摔成了高位截瘫,因为没钱医治,只能瘫痪在床,至今生活不能自理当时,为了给丈夫治伤已是债台高筑,堂叔除在她丈夫住院时出了一半医药费外,因为没钱到目前为止只给了450元的生活费,一家的生活便靠她一个人苦苦支撑着 看着丈夫躺在床上一天天地耗着日子,女儿又经常得不到应有的关心和照顾,有时连吃饱都成问题,她看在眼里、痛在心里

妻子哭诉“有时候,想死了算了”

“有时候,自己想死了算了,可一想到丈夫,想到自己才一岁多的女儿,心里又不忍心起来,我走了,丢下丈夫,他便只能躺在床上等死,他才28岁,以后的日子还很长啊”陈荷莲哭着说 前些日子,她从医生那里了解到她丈夫这种伤在广州、上海一些大的医院,是可以治好的,至少可以治疗到生活能基本自理本已绝望的她,看到了一线生机然而,去外面治病又谈何容易,已经是欠债累累的家庭,不要说高昂的医药费,就连外出的车费都成了问题 陈荷莲的家,在龙海市九湖镇蔡坑村的最东边,一座矮矮的小平房,一进门就能闻到一股浓烈的药味,屋内十分凌乱,看不到什么家具设备,惟一一张像样的桌子,上面也满是灰尘屋子是三间居室,她婆婆睡一间,她公公一间,她和丈夫和孩子便躺在最角落的那一间 推开徐海山的房门,一股更加难闻的尿味混合着大便的臭味扑面而来,几乎让人呕吐陈荷莲和她的丈夫,就生活在这样的环境下

丈夫讲述所有不幸从那天开始

徐海山今天的病情比较稳定,于是接受了采访,便断断续续地讲述了那次不幸的来龙去脉 去年10月21日,他在漳州市区一个工地做工,他堂哥叫他去帮忙修堂叔家的屋顶“亲戚家有事,帮忙是应该的,平时有什么事情在农村都是互相帮来帮去的”于是,徐海山到龙海程溪镇粗坑村堂叔家当天在维修屋顶时,他去拿一块木板,由于站着重心不稳从屋顶摔了下来摔下来后他姑姑过来扶他,但怎么也坐不起来“然后便一直晕乎乎的,醒了又睡,睡了又醒,一直到市医院躺了好几天才知道自己住院了”徐海山回忆说 “他摔伤当天便被送进了市中医院抢救,病情持续恶化后,便于11月3日转到了漳州市医院,在市医院实施了‘颈前路颈6、7椎体次全切除加取骼骨植骨、钢板内固定手术’,由于没钱继续治疗,于11月20日出了院”陈荷莲补充道 “没想到自己的一切就在那天彻底改变了现在看到妻子又要赚钱,又要带小孩,又要服侍自己,那么辛苦,心里非常难受,有时想不如自己死了干脆……”徐海山呜咽地对诉说着自己的痛苦和无奈

亲属无奈为了侄儿,他已债台高筑

在隔壁房里看到了徐海山的父母,老母亲看到前来,显然不知道是怎么回事,只是愣愣地看着,然后躲到自己的房里徐海山的父亲说,看着儿子那样,媳妇每天忙来忙去,自己心里也非常难受他说,自己是上门女婿,花了一辈子心血,养大了儿子,本指望可以靠儿子享受下半辈子的,可现在却反而要自己伺候他有时候狠心想,干脆不要这个儿子让他死了算了……他说,为了儿子,他已经花光了所有的积蓄,现在想帮儿子、儿媳妇,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随后,联系了徐海山的堂叔徐顺成徐顺成告诉,对于侄儿的意外,他很悲痛,谁都没有想到会是这样他说,为了侄儿住院前前后后已花了近3万,他现在也已经债台高筑 蔡力 王泽金 文/图

手记 好心人,帮帮他们吧

在蔡坑村,问起陈荷莲,有人摇头,有人叹息,有人说“她太不幸了”,有人称她“太不简单,一个人撑起了一个家”,还有人一说起她,就流泪 见到陈荷莲本人,怎么也不敢相信身子单薄、脸色苍老的她才26岁 陈荷莲是一个坚强的人她就依靠她坚强和单薄的身子撑起了一个家,这种生活的艰辛、这种生活的沉重,让人不得不佩服而又同情 陈荷莲又是一个很固执的人曾经有人劝她离开这个家,她断然回绝,她告诉自己,当年丈夫娶了自己,自己现在就要勇敢地陪在丈夫身旁,永远不会离开她还告诉,她准备要通过法律的手段要向他的堂叔讨说法,因为她丈夫是为了帮他堂叔才受的伤,理应由他堂叔负担全部的医疗费和生活费陈荷莲说,她打官司不指望能从堂叔家再拿到钱,只希望能讨个说法 然而,连基本生活都已经成问题的陈荷莲,又那来的钱去请律师打官司呢打赢了官司,堂叔没钱负担,又该怎么办呢明明知道广州、上海一些医院,可能治好丈夫的伤,可没有钱,什么也是空话心里隐隐替她担忧 在采访快结束的时候,陈荷莲写来了求援之信,想通过本报向全社会求助:“好心人请救救我的丈夫,救救我可怜的女儿,救救我们一家吧”

复方木香小檗碱片多少钱
咳嗽舌红苔薄黄是热咳吗
疱疹性咽颊炎痒怎么办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