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时尚

绝品神医 0416章 自有一手

发布时间:2019-10-12 18:53:19

绝品神医 0416章 自有一手

凌霄从美国驻蜀都总领事馆出来的时候已经是中午时分。让他感到意外的是,那个出租车司机还在路边的一个停车位上等他。一见他出来,跟着就下车,手里拿着一条软中华香烟向他招手。

凌霄这才掏出看了一眼炒股软件的情况。

这个时间故事已经休市,现价是12.2元,当日最高级是13.28元。

这一组数字和凌霄给肖斌的催眠指令是一样的,完全吻合。

凌霄笑了,他打开了的短信信箱,果然看到了安娜发给他的短信。

短信是在股市午间休市前的十分钟发给他的,那个时候他正在美国总领事馆里面谈事情。

短信的内容并不复杂:凌总,你的消息完全正确。凭借你的消息,我们的操盘手完成了神级波段,13.27卖出全部股票,又在股价下跌到12.22的时候以12.21的价格主动全仓买入。结果,股价只在12.2元的时候停留了十秒钟,然后就飞速拉升到了12.7元。高抛低买,我们的利润已经已经达到了每股1.46元!你比巴菲特还要厉害,我为你感到骄傲!

凌霄笑了,“真是的,她居然把我比喻成股神巴菲特,人家那是真本事,我这个是旁门左道,我哪里比得上巴菲特呢?”

不过,就今天这种波段,这样的赢利水平,恐怕就是巴菲特亲自来炒也不见得能炒出来。

“哥们,不用看了,涨了,涨了!”出租车司机兴奋地摇晃着手里的软中华香烟,“看到没有,我说话算数,说一包,我给你买一条!”

这算是得了便宜卖乖吗?

凌霄给他的内幕消息让他赚了将近八千块,他花几百块买条烟在这里等他,恐怕不是为了酬谢他,而是为了结识他从而获得更多的内幕吧。人就是这么贪心,欲壑难平。

凌霄走了过去,却没拿出租车司机手中的烟,也没有上他的车,只是说道:“师傅,见好就收吧,不要沉迷炒股,这和赌博没什么区别。烟你自己留着抽吧,我不过是蒙对了一次而已,你不要当真。以后,我也没有这样的内幕给你。就这样吧,再见。”

“哥们……”出租车司机想将烟硬塞进凌霄的手里,可犹豫了一下最终还是放弃了。这可是好几百一条的软中华啊,他自己都舍不得抽这么好的烟。有好处他可以送人,没好处,他才不愿意白白送人呢,哪怕凌霄让他赚了好几千块。

出租车司机开着车走了,一辆福特猛禽却慢慢驶来,停在了凌霄的身边。

周军替凌霄打开了车门,“刚才看见那个司机在等你,我就没过来。”

凌霄上了车,说道:“谨慎一点好。对了,有什么新的情况?”

周军一边开车一边说道:“罗大海那边有了新的消息。他说肖斌被西木证劵的老总叫去问话,被狠狠地骂了一顿。不过肖斌那家伙也确实是个人才,辩称时间太短,获利的散户急于抛售离开,他也是没有办法左右数量庞大的散户。他还说,只要给他两三天的时间,他就会找回损失,完成最初制定的赢利目标。”

“把推到散户头上,这个理由还真是让人无话可说,嗯,我知道了。”凌霄又问道:“对了,权文武那边呢?”

罗大海监视雪白,权文武监视李沧海,周军负责监视傅伟业,他们几个各有目标。所有的情报都会汇集到周军的手中,然后又由周军报告给凌霄。就目前的情况来看,神女药业的保镖团队运转良好,综合实力也非常强大。

“权文武那边在半个小时前给我汇报了他那边的情况。”周军说道:“李沧海和傅伟业在一个茶楼见了面,两人对肖斌的表现很不满意。两人都损失了一些钱,不过他们并不是很在意。傅伟业说如果明天肖斌的表现还是这么糟糕的话,他就要更换股票经理。李沧海则表态说他会在西木证劵的董事会上施压,让他们按照他的意思来做。”

“嗯,我知道了。你继续监视傅伟业吧,我回神女村一趟。明天凌晨五点的时候你来接我。”凌霄说道。

虽然有些奇怪凌霄的决定,但周军却不是一个多嘴的人,他点了点头,“嗯,那我4点30分的时候在胡琳老师门口等你。”

凌霄,“……”

人家又没有说要在胡琳的家里过夜,他怎么就知道把车开到胡琳的家门口等他呢?

两人随便在街边一家小餐馆吃了午饭,然后回到了神女村。周军驾着车返回蜀都市,凌霄则去了茉莉小学。

胡琳的办公室里没人,凌霄问了一个老师,然后来到了一间教室边。透过明净的玻璃窗,一眼便看到了站在讲台上的胡琳。

胡琳正在给学生们朗诵一首李白的诗,“日照香炉生紫烟,遥看瀑布挂前川。飞流直下三千尺,疑是银河落九天。”

学生们也跟着朗诵,朗朗读书声在教室里回荡。凌霄的心神仿佛回到了学生时代,那个时候回来也是这般站在讲台上,严肃而又生动地给他们讲述课文。而那个时代的他,即便是在课堂上,面对胡琳的时候,也忍不住会去幻想一些很青春的事情,比如和胡琳亲个小嘴,抱下小蛮腰什么的,然后再……

胡琳也看见凌霄了,她的嘴角浮出了甜美的笑容,不过跟着又娇蛮地瞪了凌霄一眼,暗示凌霄应该离开。

凌霄用口型说道:“晚上我给你做好吃的。”

胡琳忍不住又笑了,但跟着又瞪了他第二眼。

凌霄耸了耸肩,笑着离开了。

还没走到神女药业,黎浩就打来了,“师父,你在哪啊?快回来,厂里出了点事情,我处理不过来了。”

“出了什么事了?”凌霄着急地道。

“来了好多,他们问的问题让我气愤得很,我都想揍人了!”黎浩气呼呼地道。

“不要乱来,我马上就回来了。”凌霄挂了,脚步了脚步。

确实来了好多,余大贵堵着前门不让那些进去,们的长枪短炮对着站在自动门后的黎浩拍照发问。一长串采访车停在厂门前的路上,因为数量太多,再加上乱停乱放,从厂区里出来的货车都没法开出去了。总之,一眼看到的场面乱糟糟的。

“怎么会突然来这么多呢?”凌霄心中有些奇怪,不过很快他就想到了眼前这些肯定是与之前的关于神女药业的质量谣言有关。

他这边刚刚在股市上战胜了对手,小赚了一笔,对方马上就使出这一招,反击的时间和速度都快得很。

黎浩最先发现往这边走来的凌霄,他激动地向凌霄招手。

“那不是神女药业的凌总吗?”有个也发现了凌霄,他一句话,一大群跟着就围了上来。

凌霄还没机会走到厂门口,他的左右前后就都是人了。

“凌总,听说神女药业的新产品美人膏出现了非常严重的质量问题,这是真的吗?”

“凌总,神女药业的质量事件持续发酵,但到目前为止神女药业都没有一个正式的回应,这是心虚的体现吗?”

“据说已经有几个消费者组成了索赔的团队,他们聘请了律师,正准备向法院提交诉状,凌总你对此有什么看法呢?”

“凌总,我发现还有很多货车在运走神女药业的产品元气汤和美人膏,请问,这些客户是否知道你们的产品正在经历严重的质量调查呢?你们有向你们的客户说明这些情况吗?”

“凌总,请你回答一下……”

一个个七嘴八舌地发问,没有一个是友善的,他们的问题也都带着很强的针对性,甚至是攻击性。不能看出,这些之中肯定有木婉音和傅伟业等人找来的枪手。所以,虽然大部分都来自中立阵营,是真正来采访的,但受到少数无良同行的影响,他们的观点也会出现倾斜,所以也就造成了这种让人不愉快的场面。

无论是哪个公司的老板,在面对这样一群,还有他们的近乎攻击的问题时,他的感受肯定糟糕透了。不过凌霄却显得很镇静,面色如常,一点也不生气的样子。

等到身边的问够了,拍够了,凌霄才说道:“你们这样围着我,七嘴八舌地问我问题,我回答谁呢?这样吧,我请大家跟着我走一走

,看一看,我顺便接受你们的采访,你们看行不行?”

们本来就没有组织者,完全是一盘散沙的状态。凌霄这么一提议,们也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不等他们讨论出一个结果,凌霄就对余大贵说道:“余叔,把门打开,我带朋友们参观一下。”

“好的,我马上开门。”余大贵大步走进门卫室,打开了电动门。

凌霄又说道:“黎浩,你去把余姐找来,等下我还带着这些朋友们参观一下我们神女村,嗯,还有茉莉小学。”

“好的,我马上就去。”黎浩跟着就往车间走去。一边走,他一边给胡琳打,通知她准备一下。

凌霄并没有让他通知胡琳,但这些事情不要凌霄交代,他自己都知道该怎么做。

“大家请吧,我们一边走一边谈。”凌霄笑着说道,走前带路。

一大群跟着凌霄进了神女药业的厂门,顺着宽阔的柏油路面向最近的一个车间走去。

带参观神女药业的生产厂区,神女村和茉莉小学,这些其实都和最近被恶炒的质量事件没有关系。但是,对方打出了这一手卑劣而歹毒的好牌,他就得面对,他也有他自己的应对策略。

兵来将挡水来土掩,他也有他的一手。

黑龙江虹桥医院看病价位
郑州和康医院客服电话
黑龙江虹桥医院价钱多少
郑州和康医院地址电话
黑龙江虹桥医院大概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