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克斯玛帝国 第五七五章 行动【2】

发布时间:2020-01-18 22:53:57

克斯玛帝国 第五七五章 行动【2】

第二天傍晚,工作了一整天的奴隶矿工们背着箩筐,推着矿车从深深的矿洞中依次而出,站在高点的护矿队员们手里端着长枪,虎视眈眈的盯着这奴隶,格外的小心。

在营地内几个必经的路线旁屹立着一根根漆黑的十字架,这些十字架的木纹中隐隐透着暗红色,每当一阵寒风吹来,挂在十字架上刚刚僵硬的尸体就会随着风来回摆动,偶尔还会与十字架发生碰撞,发出pengpeng不似人类身体撞击木头的声音。在零下十五度的环境中,几个小时就能够让人开始僵硬,十来个小时就会变成一个巨大的冰棍。

这些还保留着些许自然肤色的冰棍,就是昨天晚上被吊死的,他们都是新来的那批奴隶,就在昨天安道尔“接待”艾尔利斯的时候,他们夺取了六把长枪,打死了三十一名护矿队员还差点跑出去!

艾尔利斯他们来了十几人,为了防止出现任何意外,所以矿上抽调了一批护矿队员集中在安道尔自己居住的别墅外面,一旦发生意外,他们能够以最快的速度、最短的时间冲进别墅里,将艾尔利斯一伙人全部击毙。这让矿上的守卫力量出现短暂的真空期,一些原本应该两人到三人一起看守的火力点只留下一个人看守,让这群奴隶找到了机会。

好在面对安道尔的恶意艾尔利斯等人并没有反抗,让护矿队及时的返回了营地区,并且击溃了这些准备裹挟更多人一起逃跑的奴隶,并且将他们吊死在这些十字架上,时时刻刻警告那些可能因为犹豫没有付诸于行动的奴隶们,逃跑是需要付出惨重的代价的。

这些尸体会留到开春,一旦温度升高为了避免疫病就会丢到野外处理掉,那些戈壁狼总是能够在各个矿区周围找到这些好东西,不仅不需要狩猎,还能填饱肚子。据说有生物学者认为戈壁狼的体型已经明显出现了退化,如果再这样发展下去,只需要一两百年,戈壁狼就会退化成另外一种动物。这位生物学家还号召西部人不要随意投食,保护戈壁狼的捕猎本能。

好吧,这就是一个笑话,那些坐在武装地形车里的学者永远都不明白,就算那些戈壁狼已经退化了,也不是赤手空拳的人类可以对付的,这只能让它们长得更胖!

在营地区另外一边的员工居住区内,艾尔利斯在暖和的房间里吃着烤羊排,看着一卷最新的胶带。

安道尔并没有苛待这些俘虏,不仅给了他们足够用于享乐的东西,还让人从外面雇了几名有技术的女人来照看他们。他这么做,自然是有自己的目的的。

等杜林来了之后,能够拿下杜林是肯定的,但是想要从他的口袋里把那些金灿灿的小可爱转移到自己的腰包里就肯定需要一番功夫。安道尔了解过杜林,知道杜林还有其他家人,一旦杜林坚决不配合,那笔钱就会成为他家人的财产。所以安道尔必须营造出一种自己只是想要弄点钱弥补投资上的失败,并不会伤害杜林的假象。

为艾尔利斯这些人提供优渥的受限环境,就是其中的第一步。等杜林也住进去之后,他所见到的、听到的、享受到的都会让他放下自己的戒心,最后非常配合的将自己的一大部分财产转移给自己。

安道尔从来都不期冀能够将杜林所有的财产都拿到手里,以为他也是一个有钱人,他很了解有钱人的想法——没有价值的人自然也会失去生存的价值。

只有杜林手里还有钱,他才会认为自己还有价值,就不会很快面对死亡。

至于杜林那些“威名”,安道尔一点也不在意,这里是西部!

“艾尔利斯兄弟,你不担心吗?”,相较于艾尔利斯狼吞虎咽的吃着食物,其他一些本地瓜尔特人都忧心忡忡,一口饭都吃不下去。他们不知道自己会面对怎样的结局,又怎么可能有胃口吃得下饭?

艾尔利斯放下了手中抓着的羊排,他拿起餐巾擦了擦油乎乎的嘴,“担心?”,这个词从他口中出来的时候有些模糊,他摇着头说道:“我一点也不担心,你们对boss的了解还仅限于最基础的层面,要我说你们放心的吃饱喝足就行了,boss会把我们带出去,并且让安道尔那个杂种得到他应有的惩罚!”

“为什么?为什么你这么相信杜林先生?”,提出这个问题的是一名二十五六岁的年轻人,他从别人那里听说了杜林在教堂里的演说,在父母的劝说下他也加入了同乡会。只是他有一点不太明白,这位比自己还要小的大富翁,为什么值得别人那么信任他?

西部的瓜尔特人和其他地方的瓜尔特人不太一样,特别是新出生的这两代,他们生活在一个消息相对闭塞,同时民风淳朴的地方,如果不具备自保能力可能已经成为了戈壁某处证明有秃鹫或者戈壁狼活动痕迹的证明。这里的瓜尔特人比其他地方的瓜尔特人多了一些自强,也多了一些自立。他们并不是一直陷于一种麻木的生活,他们也需要去面对挑衅和一些战斗。

简单直白的说,这里的瓜尔特人多了一丝野性。

艾尔利斯耸了耸肩膀,他向后一仰靠在椅背上,红蓝格子的马夹让他看上去也像是一个“成功人士”,他笑说道:“因为boss本身就代表了可能,他是先王和诸神赐予我们的弥赛亚,我没有理由不去信任他!”,不等别人说什么,他以一种很强硬的口吻继续说道:“我知道你们在担心什么,你们害怕死亡,其实我也害怕,但是我能够战胜它!”

“原因有两个,第一,我死后我会拒绝先王和诸神的召唤,我会留在这里变成英灵,守护在boss和教堂的周围,我的名字也将被刻在所有的教堂内,以另外一种方式永远不朽的存在下去,这也是我所追求的。”

“第二点,如果我死了,boss会杀光所有和安道尔有直接关系的人来为我陪葬,我用我自己一个人的生命,换掉了可能几十个甚至更多的奥格丁人的生命,我赚了。哪怕我死了,我的母亲也能够自豪的告诉所有人,她的儿子是一名英雄,以英雄的方式得到了不朽!”

“其实,有时候我很希望能够为boss战死,这将是我永恒的荣耀!”

简单朴实的话却让房间里其他人都开始动容,他们无法想象杜林到底有怎样的人格魅力,居然让一个有自己独立人格和思想的人,居然愿意为了他不怕死亡,主动去接近死亡!

“他……真的能做到吗?”,那人有些犹豫了,他的理智告诉他这个叫做艾尔利斯的人疯了,但是他的直觉却告诉他,这是事实!内心掀起的涟漪很快形成了一股无坚不摧的巨浪,在心悸的同时,还有一种兴奋的战栗!

人,总是渴望改变什么,无论是自己,还是这个世界!

“瞧吧,三天之内,boss就会出现在我们的面前!”

艾尔利斯斩钉截铁,不容置疑的声音让这些人都有意思莫名的向往,他们开始追问起杜林的过去,这也是艾尔利斯非常乐于聊起来的东西。

先王有自己的十二英雄王,那么杜林身边也会有这样的角色,或许自己就是其中之一。

关于杜林过去的一切都被艾尔利斯声情并茂的复述了出来,周围的人全神贯注的倾听,不时发出惊呼,又或是默默的挥舞一下拳头,全身心的投入到了弥赛亚的诞生中去。

屋外的天色快速的变黑,冬天就是这样,五点一过天就黑透了,这里也不例外。

营地中一个个巨大的灯泡把一个个上了锁的营房照的雪亮,在周围高墙上的哨戒塔里,一个个护矿队员不断扫视着那些营房,按照营地的规矩,关门之后任何人离开了营房,都会被立刻击毙!

昨天发生的骚乱让他们脸上都很难看,一下子死了三十多名同事是让人感情上很难平静的去接受。尽管他们干的这一行不是带走别人的生命,就是被别人杀死,可相处久了总会有一些多余的感情。所以他们都发了狠,只要有人敢出来,他们绝对不会放过那些该死的奴隶。

与此同时,在夜幕的掩护下,五辆卡车停在了离安道尔矿业大门五百米外的地方。一群身手矫健的年轻人穿着灰色的衣服,带着灰色的头套,端着抹成了灰色的长枪从卡车里跳了下来。

其中有一人比较特殊,因为他没有任何伪装的打扮,整个人也比别人高了一个头。他一边抠着鼻孔,一边掂了掂背上的盒子,朝着周围黑乎乎只能看见一些地形轮廓的高点望过去。

这批人来自西部和南方接壤的地方,有好几个代理商在那边,杜林直接打让他们抽调了一些好手,带着武器就过来了。

安道尔摆了他一道,如果不让安道尔这个名字响彻整个西部,杜林在西部的所有计划都会成为一个笑话!

看了看远处地平线上唯一亮着的地方,杜林伸手一指,“行动吧!”

北京核工业医院怎么样
河北医科大学第四医院怎么样
治疗癫痫好的药物
昆明知名癫痫病医院
温州牛皮癣专科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